當前位置︰首頁
> 新聞資訊 > 文化園地 > 文學
視力保護︰
老屋,溫暖一冬
來源︰浙江火電 作者︰李武林,郁愛定 日期︰2019-12-12 字號︰[ ]
  老屋沿河而建。舊時,家家戶戶在河邊清洗衣物,每家河岸邊都有幾階石梯。兒時的我不諳世事,想清洗物品,就拾級而下。最下面幾層石階,長年累月浸泡在水中,爬滿一層綠油油的青苔。我踩下去,腳底一滑,險些入河,幸被母親及時發覺,順手拉住。
  河水時清時濁,望不見底。印象最深的有一次,似乎是上游開閘放水,兩岸居民紛紛撒網,更有一張大網,橫在河中,直至深夜,方才收網,捕獲的魚不計其數,挨家挨戶地分發,那是第一次感到河的神秘,竟能有這麼多的“魚獲”。
  老屋是木制的,上下兩層,尖頂房,房頂鋪滿灰黑色的瓦片,屋檐四角翹起。屋子的左右及後方,皆是三四層的水泥房,老屋置于此處,雖不是特別顯眼,也令人印象深刻。房子是四戶人家並成一幢,呈軸對稱,若四周的矮牆再高些,便有北京四合院的味道。
  我家位于中間,屋子有里院和外院。里院與另一戶人家共有,可以互通,因此兩家關系很好,吃飯偶爾也聚在一起,說說笑笑。外院比較寬敞,夏日的夜晚,三兩戶人總是聚在一起乘涼,椅子大大小小,人也有老有少,記得,我總窩在母親的懷里,等微風徐來,絲絲涼意,听大人們閑談,枕溪入夢。
  現在,老屋已無人居住,門窗關閉,靜候河邊,似乎是在等待著游子們姍姍歸來。
  每年過年,我都會來“擋新”,但是,歲月的痕跡,已是不可磨滅。不知道為什麼,每逢冬天來臨,總能回想起它,也許是,看到門把上,還留有當年俏皮的我,刻下的一橫一豎,指尖觸摸,斑駁有趣。也許是,每次回來,看著屋里,地上,桌上,凳上,落下的一層灰塵,總要伸手拂去,透過光線,塵埃飛揚。也許是,那里,將始終承載著揮之不去的、滿滿的記憶和曾經的美好。
  往昔時光不再,歲月最是無情。再過幾年,現在的生活也會成為往事。日子靜好,平平常常地度過每一天,如此方能回首河邊的老屋時,溫暖一冬。



】 【】